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淘宝购买 >> 正文

【荷塘】教授家的战争(上)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1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近日,李文明教授“光荣负伤”,住进了滨海市第一人民医院。

李文明是滨海师范大学鼎鼎有名的学者,中文系教授,文笔不错,平时会写写论文、古诗词一类,发在《滨海日报》上,日积月累,他在本市教育圈、文学圈都小有名气。

这位大学者的负伤轰动了当地媒体界,三天过后,经过一些好事者的“狂挖滥采”,掘地三尺,当地民众陆续知晓了这位知名教授的奇闻异事了。

李文明今年55岁,1962年生。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,硕士学位。

三十年前,李文明被分配到滨海师范大学教书,工资奖金各种福利一番下来,收入自然不菲。

后来,李文明结婚了,爱人是学校的图书管理员柳霏。柳霏的爸爸柳龙光曾担任过一届清水县县长,现已退休在家。

清水县也许是名字“不吉利”,柳龙光退休回到家中后,两手空空,依旧住在市区一套老房子内,房子陈旧、狭窄、幽暗,通风不畅。

柳霏结婚了,弟弟柳彬,妹妹柳潇也先后成家立业,搬离了老柳家。屋子里只剩下了柳龙光和老伴林婉秋二人。

三年后,李文明因工作出色,且频频在《滨海日报》发表些豆腐块,被提升为学校中文系主任,工资上涨近半,出差频频,参加一些学术交流会,作品研讨会,旅差大有盈利,红包塞满腰包,加上隔三差五的无本净利的稿费收入,李文明想不富都难哪。

此外,人一出名,各种机会接踵而至,什么民校代课,出席一些剪裁仪式,帮人家代代笔,做做枪手,总之机会多多,财源广进,李文明的腰包迅速膨胀起来。

钱一多了,人心浮动,柳霏就鼓动他在市内清水山庄买了一套复式楼,之后李文明又请来市内最好的装修队,亲自设计,亲自监工,亲自到建材街淘宝,足足花费了三个月,将房子修饰一新。

待到家具电器一应俱全后,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周六上午,他们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,把柳霏的内亲全请来了。

出席宴会的有柳霏的父亲柳龙光、母亲林婉秋,弟弟柳彬、弟媳肖红,妹妹柳潇、妹夫高武。

还有三姐妹的孩子,李菊、柳树、高山,名字都是李文明取的,很有地方特色,与大自然融为一体。

那年月,李文明非常受人尊重,因为学富五车,才高八斗,成为家族仰慕的对象,大家都乐意让他给孩子取名,这其中还有一个重要原因,李文明是家族里最先富起来的人,经济收入在整个家族中,他是绝对的“一哥”。

隆重的午宴,大家吃得非常开心,一大家人看着李文明宽敞明亮、富丽堂皇的复式楼,个个渍渍称奇,都流露出万分羡慕之色,一个劲地夸李文明聪明能干,有文化、有头脑、有素质、有道德、有修养......

柳龙光老人斜躺在他家客厅松软的大沙发上,用欣喜地目光扫视了亮堂堂的屋子一眼,不无感概地赞道:

“文明啊!我干了一辈子的革命工作,当了五年县太爷,还没有住过这么好的房子啊!还是你能干呀,年轻,聪明,有文化,不错,不错!当年哪,霏霏嫁给你算是嫁对了,还是我有眼光,你岳母林婉秋还不同意呢,要不是我......”

话音未落,边上林婉秋恼了,斜眼一瞪,一顿抢白:

“哪个不同意了,胡说八道!你怎么不说,女儿还是你一个人生的?!”

引得满屋子哄堂大笑。

笑过之后,是一阵沉默。柳潇瞟了自己老公一眼,长叹口气,揶揄道:“我呀!命苦啊!错嫁给了某些人,一直穷得都叮当响。”

柳潇的老公高武,是滨海电视台的一个小职员,单位好听,但工种比较垃圾,说白了,就办公室里一打杂的,发发报纸,打打开水,扫扫地,抹抹灰。(泡泡茶,轮不上他,另有其它美女代劳)

在电视台里,高武绝对属于“三低人物”,学历最低、地位最低,收入也最低,身高却最高,1米82,全台稳居第一,台长多高?1米58,两人站一块,就像一对亲父子,经常会被外来客人搞错。

饭桌上,大家众口一词,纷纷赞誉李文明的丰功伟绩,听得柳霏喜滋滋的。

李文明谦虚地笑笑,并不吱声,只是频频起身给大家递烟倒茶。

柳彬感叹了一声:“我要是什么时候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就好啰!”

肖红白了他一眼,抢白道:“下辈子吧!”

柳彬被呛得脸红耳赤的。

这次午餐以后,一家人心理起了微妙的变化。虽然表面上,柳彬和高武对李文明还是客客气气的,心底里,两人都在暗暗较劲,决心要瞅准个机会,搞到一大笔钱来,来个咸鱼翻身,在李文明面前露露脸。

尤其是高武,一直被连襟李文明“压迫”着,感觉窝囊透了,心里老憋着一肚子气,翻身求“解放”的念头更加迫切。

当晚回到家中,高武夫妻躺在床上一夜未眠,两口子嘀嘀咕咕谋划了大半夜。

在柳潇的精心谋划下,第二天一大早,高武就向台长邓开明递交了辞职书。

邓开明乐了,本来他天天面对着姚明一般的下属,每次需昂起个头说话,他早就颇为不爽了。

这次,他虚情假意地挽留一番,无奈高武去意已决,他二话不说,顺水推舟,大笔一挥,签下五个雄浑大字:“照准,邓开明”。

由于高武在邓开明身边工作过,掌握了领导不少“核心机密”,离开单位前,他向邓开明借了十万元公款,作为投身商海的启动资金。邓开明心里有鬼,只好又签了那五个字,也照准了。

依仗这十万元起步资金,高武夫妻在市内建材市场租了个小门面,卖起了卫浴用品。凭借夫妻俩起早贪黑的努力,店里生意开始蒸蒸日上,营业额直线上升。

高武这人文化虽然不高,高中毕业,跟拥有硕士学历的李文明没法比,但他自有自己的谋生之道。高武性格外向开朗,沉稳坚韧,尤其是出手阔绰,擅长交际,所以很多党的优秀儿女被他拿下,在他的银弹攻势下,变成了他的忠实客户,至少也是潜在客户。由此,很多政府的单也被他拿下,不仅是卫浴用品,甚至包括办公用品、电脑、空调一类。

后来,滨海市电视台新建了一栋办公大楼,大楼封顶后,装饰公司对外招标全部装修材料兼办公用品采购商。

高武一得到消息,趁着夜黑风高,人烟稀少之际去了一趟邓开明家,手上只提了一箱“伊利舒化奶”。

邓开明看到轻飘飘的“伊利舒化奶”,顿时明白里面“有料”,眼珠电光一闪,当场答应了高武的供货要求。

高武走后,邓开明打开箱子,惊得冷汗直冒,里面有三十捆“老人头”,另外,还有几张复印件,那是高武以前搜集的邓开明的一些“罪证”。

合同搞定,高武将其倒手转包,不费吹灰之力,赚取五百多万。

完成了原始资本积累,高武开始大刀阔斧,高歌猛进,又创办了一家装饰公司、一家广告策划公司,加上原来的建材公司,高武旗下已拥有三家公司,资产高达数千万。

他将三家公司捆绑,组建了“龙武集团”,自封为“董事长”,一般人都称他为“高总”。

柳彬也不甘示弱,此人很有艺术天赋,多才多艺,吹拉弹唱无所不能,尤其是小喇叭吹得出神入化。在高武炒了邓开明鱿鱼那年,柳彬也逃离了自己单位市文化馆,好像叫什么“群众艺术馆”,拉起了一支小演出队,文化下乡,开始农村包围城市。

渐渐地,柳彬也发达起来,演出队成了演艺公司,而后又注册了一家传媒公司,就是给人家拍广告片、微电影那种,婚丧嫁娶摄像也会搞,这要看价钱合适。

柳彬拥有两家公司,但并不满足,他苦于自己学历低,只读过水货大学——滨海技校,没有进过正儿八经的国内名牌大学,总感到一辈子内心非常苦痛悔恨,同时,又时时感觉在姐夫李文明面前似乎“低人一等”,庸俗得只剩下了些钱,思来想去,他灵光一闪,办了个“肖红艺术学校”,自封为校长,老婆肖红为常务副校长,主持工作。

柳彬一生非常崇拜肖红,不是同床共枕那个肖红,而是民国才女萧红,当年,娶肖红为妻,就是因为“肖红”与“萧红”谐音,借尸还魂,暗度陈仓。

肖红知道了,气得牙根发痒,恨不得把情敌“萧红”从地下挖出了,鞭尸三百,锉骨扬灰。

但毕竟是想想而已,此肖红,虽比不了彼萧红才华横溢,风华绝代,但也决不是平庸之辈,她一支箫吹得出神入化,婉转悠扬,如诉如泣,与柳彬的小喇叭堪称滨海双绝,令人惊叹拜服。

总之,柳彬步高武后尘,也是草鸡变凤凰,由“小柳”晋升为“柳校长”,当然,也有人称其为“柳老师”、“柳老板”、“柳总”之类的,后来,都一律改口柳校长了,毕竟都带个长字,与市长省长只一字之差,看脸色,柳彬非常爱听,包括肖红。

至于经济实力,搞不清,只晓得柳彬放出风来,妹妹柳潇(高武妻子)上月借了他二百万,说是要大举进军房地产了。

柳彬、高武,都成了滨海市名人,不得了。

反观李文明教授,这些年,则显得停滞不前,原地踏步,一成不变。

房子不变,反而女人般黯淡无光,慢慢老去。职务不变,依旧是二十年前中文系主任,职称略有上升,由讲师摇身一变,成了教授,但教授这年头也频频被人贬成“叫兽”,十分气人哪。

工资收入锐减,补课方面,学校三令五申,教师一律不能到民校代课,这份收入断了。

至于剪裁,那是微不足道的事,哪有公司会天天剪裁的?除非其它的公司天天倒闭。

说起稿费就有气,发个豆腐块,就五十块钱,买两根排骨就报销了。

李文明的女儿李菊飞走了,前年,远渡重洋去了美利坚,好像是温哥华,华盛顿大学吧,自费的,一年花费五十多万。

今年,李文明的生活质量直线下降,抽的烟由“硬中华”变成了“芙蓉王”,后来又变成了“红狼”。

“红狼”抽多了,高武见了,就喜欢打趣道:“姐夫,你就天天抽这烟?”

“这烟怎么啦?”

李文明一愣。

“不要变成狼了。”随后补充一句,“不要变成色狼了。”意味深长的。

“他敢!”

边上,柳霏板着个脸,吼了一声。

“嘿嘿!变不了,变不了!没钱。”

李文明苦笑道。

其实,李文明最近都比较烦,家族中(叫三连襟又不合适,柳彬是小舅子),昔日的贫下中农高武、柳彬都抖起来啦,住豪宅,开名车。说具体一点,两个都有了别墅,都在装修。车子,一个是宝马750,一个是奔驰400,至于是哪个更贵?李文明一辈子都不想去打听,在他看来,开这种车的人,一般都是暴发户,光有钱,没素质。

李文明的爱人柳霏女士则欣喜若狂,毕竟是血浓于水,根叶相连,弟弟妹妹富了,她没有理由不高兴,小秃子跟着月亮走,可以沾沾光嘛。

李文明则不然,他不但经济吃紧,面上难堪,还频频会受到柳霏女士的人格侮辱。譬如,古人云:“每逢佳节倍思亲。”李文明却是:“每逢佳节更伤心。”每次聚会回来,她总要向着李文明发泄一通,颂扬讴歌高武柳彬之流,谴责打击文明教授一番,日长月久,李文明气得压根痒痒,实在是士可忍孰不可忍!

逐渐的,教授的家庭战争频频爆发,大吵三六九,小吵天天有。

更难忍的还在后面,这年元旦,老丈人柳龙光恰逢六十大寿,三姐妹热切期盼着,早早地在商议送礼的事,商量来,商量去,最后决定不买东西,直接给钱,实惠也实用。至于金额,最后达成一致,高武、柳彬给十万,考虑到李文明的实际困难,决定给予最惠国待遇,减免其百分之五十负担,大幅度降至五万。

柳霏开完会,回家传达。李文明一听,肺都气炸了,既打了脸,又敲了钱,跟柳霏大吵一顿,冷战了两个多月,搞得家中炊烟停顿,楼下小店康师傅方便面严重脱销。

此事惊动了美国本土,女儿李菊从温哥华打来越洋电话,苦口婆心、泪雨滂沱地劝说了李文明两个多小时,李文明心痛电话费,只是满口答应好好好,一个字也不敢扯远了。

挂落电话,李文明又气呼呼地在想,家丑不可外扬,是哪个乌龟王八捅到对岸美洲大陆去了?

晚上好好一问柳霏,柳霏暴跳如雷,哪个打了电话李菊?你问我,我还问你呢?!

原来下午柳霏也接到了李菊的越洋电话,劝了一个多小时,柳霏正一肚子火气。

小儿癫痫病家人怎么办
怎么治疗中年人严重癫痫
儿童癫痫病的药

友情链接:

三星在天网 | 正山小种图片 | 设计图片 | 设计色彩搭配 | 年属蛇每月运势 | 驾照增驾 | 香港城市大学就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