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设计图片 >> 正文

【暗香】用另一只眼睛流泪(小说)

日期:2022-4-16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新阳湖的水面寂静,偶尔的风吹带起阵阵涟漪,李思晴环顾四周,都是一片片大大小小的树林,她的右手边是一片长满杂草的荒地,一家废旧工厂的厂房坐落在这里。

外婆的坟堆离李思晴只有几十米远。

早上的湖水,水波温柔,湖面缭绕着一缕缕薄薄的水雾。这里的空气很冷,但是却很新鲜,比之城市里的雾霾和扬起的尘土,这里简直就是天堂。她大口大口地呼吸着,像是一条刚从岸上幸运回到水中的鱼。她张开双臂,这是一种新的一年展翅,她在飞翔,她在努力做回自己。

湖边的水面上倒影着李思晴的身影,清纯的面庞,姣好的面容,她的眼睛黑黑的,炯炯有神,特别是她笑起来特别好看,她的笑容为她增光不少。她的左脸颊有一个可爱的酒窝,无论是外公外婆,还是车祸离去的爸爸妈妈,他们都很喜欢。李思晴的每一次出现,都是欢乐的代言,她是家中名副其实的开心果。大家都把她当作心肝宝贝,捧在手心里,倍加呵护。

李思晴的头发乌黑,并不算长,垂及肩下,由于今天早上起床太急,没有来得及梳洗。这次,她是一个人来到这里的,她想近距离认真地看看这面她日思夜想的湖。

她梦中的新阳湖,水是温暖的,鱼儿在水中自由自在地游荡,偶尔一条调皮的鱼跳出水面给她招呼。湖边的杨树上,站立着一只呆萌的翠鸟,它时刻注意着水面,稍有动静,瞅准时机,一个俯冲,叼起小鱼饱餐一顿。更远处的湖面,时而会有一艘铁皮船驶过,铁皮船的发动机轰隆声由近变远。

她站在湖边望了很久很久,铁皮船的身影从一个拳头大小变成了一个鸡蛋大小,最后,彻彻底底消失在了浓浓的水雾里。

她想起了儿时,外公划着小木船带她去打鱼的日子。外公盘腿坐在小木船上,用长满老茧的右手握着一根发旧发黄的长烟杆,放进嘴里吧唧吧唧地抽上几口,叶子烟的辣味呛得小思晴忍不住咳嗽了起来。外公回头怜爱地看了看李思晴,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,连忙放下烟杆,把燃烧的烟卷放进湖水淹灭。然后转过身,语气诚恳地说:“小思晴,你看外公烟瘾来了,又把你给忘了,你待会儿回去可别给你外婆说这事。”

李思晴从小患有哮喘,不能闻烟味,或者一些带有刺激性的气味。李思晴努力地忍着,她就是想让疼她的外公能多抽上几口;到了现在,她还是没有忍住,咳嗽了起来。外公看见李思晴咳嗽了,而且咳嗽的频率快了,咳嗽的声音大了。这可把外公吓到了,他赶紧掉转船头,往岸边划去。

外公用力地划着,豆大的汗珠从外公的额头流下,喘气声也越来越大。过了几分钟,李思晴笑道:“外公,外公,我没事啦!”

外公回头去看她,刚才绯红的脸庞变得红润,额头的汗水打湿了一些发絮。外公看到此情此景,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了下来。这样的情况,外公还是第一次遇见,平日里大家都很注意,不抽烟是全家人明令禁止的第一条铁律。

外公有些懊悔,把小思晴抱在怀里,并摸了摸她的头,说道:“小思晴,外公今天晚上给你煮鱼汤喝,好不好?”小思晴拍着小手,嘟着小嘴说道:“好啊!好啊!”

外公打量了一眼水桶中的那几条鱼,个头都太小了,现在小木船的位置比较靠湖边,他需要用来做菜的鱼喜欢在深水区域捕食。他想了想,然后看了看怀中躺着的小思晴,他还是决定去深水区域打鱼。这种鱼机警得紧,游的速度又太快,一般撒网是不好抓的,要用钓的方法才能捉住它们。这种鱼贪吃,喜欢吃肉,外公钓这种鱼时,经常会捉一些福寿螺或者田螺,用它们的肉钓鱼。幸好,今天小木船上就有几个昨天用剩下的田螺。

外公从小到大就在湖边长大,懂水性,抓鱼抓虾,家常便饭,拿手得很。外公对湖中的鱼虾、螃蟹、泥鳅、黄鳝的生活习性了如指掌,他知道在哪里能捉住这种鱼?

外公轻轻拍了拍小思晴,目不转睛地盯着小思晴,满脸笑盈盈的,像是在欣赏一副画,外公拿起桨,向目的地出发。

小思晴不知道的是,外公要抓的这种鱼,听说混着一些中草药一起煮汤喝,对治疗哮喘效果非常好。以往也煮过几次,但这种鱼湖中较少,抓的难度较大,也不确定这种方法是否对治疗哮喘有实际的作用?

目的地不久就到了,外公怕惊醒入睡的小思晴,用牙齿咬碎田螺的外壳,取出腥味很重的肉,撕下一小块挂在鱼钩上。外公双手握着鱼竿,用力一甩,扑通一声,鱼钩带着鱼饵没入水中。湖水是发绿的,有点像绿宝石的颜色。湖水中长着一些水草,远处的岸边上长着一排整齐的竹篙,微风一吹,都在摇头晃脑地跳着舞。

半个小时,一个小时,两个小时,三个小时,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鱼饵更换了四次了,钓鱼的位置换了十多次了。鱼饵有被咬过的痕迹,但就是不见上钩。外公心里有些气愤,恶狠狠地说道:“老子还不信今天钓你不上来。”

时间已经来到了下午六点钟,阳光变得缓和,不再如中午那般毒辣。过了中午,天气又变成了阴天,一些乌云从南边齐刷刷地飘了过来。厚厚的乌云压得天空很低很低,天空像一堵围墙,随时都有可能倒下来。

外公有些着急了,一是因为天要下雨了,二是因为太阳要落山了,可是那该死的鱼还是迟迟不上钩。外公嘴里骂道:“难道这些鱼都死绝了吗?”就在他心灰意懒时,浮在水面上的那几个红色鱼漂晃动了几下,外公大喜,他知道鱼咬饵上钩了,他站起身来,用力一拉,他的手部传来一种久违的重量感。

凭借经验,这是一条不小的鱼,估计得有十来斤。十来斤的鱼放在以前在新阳湖自然算不上大鱼,但因为这两年一些不自觉的人用小孔渔网大量偷偷打鱼,所以湖中的鱼越来越少。

这时,小思晴被外公钓鱼的动静声吵醒了,她揉了揉眼睛,看着外公左手正在死死地抓住鱼竿,右手不时转动收紧鱼线。小思晴看见湖水中是一条大鱼在游动,青色的鱼背,身形细长,嘴前有两根长长的胡须,不时拍打着尾巴,卷起一些水花。

外公的额头又出汗了,不知道外公和鱼战斗了多久,那条鱼疲倦了,变得温顺多了。外公抓准时机,用渔网兜将其网住,一把提出水面。大鱼用剩下的力气左右摆动着身体,嘴不停地一张一合的呼吸着,外公对小思晴叹道:“外公人老了,不中用了,要是换做年轻时,早就把它抓住了。”

外公取下鱼钩时,不小心把鱼嘴撕开了一条口子,流着血。小思晴看着鱼,心里有些同情,她抓住外公的裤管扯了扯,撒娇地说:“外公,外公,我不想喝鱼汤了,你看鱼它好可怜啊!我们把它抓走了,她的外公外婆会伤心难过的。”

外公笑了笑说:“傻孩子,鱼它没有外公外婆,我们回去把它煮汤给你治病,这对于它来说,是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大好事。”

小思晴见外公不愿意,便使出杀手锏,撒娇说道:“外公,你能把它放了吗?”外公的脸色不悦,想要说些什么,又没有说出口。

小思晴灵机一动,她突然想到以前看到过有人在湖边放生积德行善,便对外公说:“外公,我曾经做了一个梦,梦见观音菩萨,观音菩萨说,我只要少杀生,多积德行善,我的哮喘就会自己好了。”

外公听到这里,虽然知道都是小思晴胡编乱造的鬼话,但是想想自己一大把年纪了,虽然有一个儿子,却在十六岁时淹死在湖中,只剩下一个女儿,女儿女婿又在前两年的一场车祸中双双离世。

小思晴的爷爷奶奶在小思晴出生之前便去世了,如今,只有外公外婆疼爱她了,小思晴是她的心头肉。他想,既然孩子这么善良,何不成全她的善良呢?兴许这条鱼是某个有法力的鱼精,放了它之后,它感恩戴德,然后施法或者从嘴里吐出一颗仙丹把小思晴救好呢?

想到这里,外公脸上露出了满意幸福的笑容,小思晴不知道外公在笑什么,但她知道外公已经改变了主意,要答应她的请求了。

外公提着装有那条鱼的水桶,靠在船沿边,半倾斜着,只需要轻轻一用力,水桶就会侧翻,外公认真严肃地对小思晴说道:“小思晴,既然你要放生这条鱼,那就由你来亲手放生。”

外公是担心自己帮忙放生,害怕抢了小思晴放生的功德,这种功德善事还是得由她自己来完成。

小思晴开心极了,差点蹦起来。她在弯腰抓住水桶的外公右脸颊上亲了一下,她双手扶着水桶底部,向上用力一抬,那条鱼和桶中的水一股脑倒进了湖中,鱼一掉进湖水里,一溜烟便不见了踪影。

小思晴心里有些小小的失望,她原本期待的鱼会因为她的善心,感恩戴德的在小木船下游上几圈表示感激,然后泪眼朦胧地看着小思晴,恋恋不舍游去。

李思晴站在湖边,脑中的这些画面发生在十六年前的某一天,现在的她,已经二十三岁,正是如花的年纪。可是这几年,她的人生总是不顺遂,前年外公患肺癌死去,她从学校出发,好不容易赶上了最后一般车。回到镇上,从小怕黑的她,人生第一次一个人抹黑徒步走了五公里的山路。

回到家时,已经是深夜了,她老远就看见了屋后的那片竹林,熟悉的竹林,能融进她生命和记忆的竹林。竹林在夜风的吹拂下发出沙沙的声音,像是在欢迎她的回家。外公家的石头房子还是原来的样子,这几年在外地读书的她,为了节省几百元的车费,很少回来。平日里,学习成绩优异的她,一边忙着学习,经常出入学校图书馆;一边还要为了减轻外公外婆的负担,利用空余时间去餐厅做兼职。

李思晴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着,她想马上看到外公。她抬起手,急促地敲了敲旧得发黑的木门。屋里有人问:“是哪个?”李思晴听出了是外婆的声音,连忙喊道:“外婆,我是小思晴,我是小思晴。”

外婆心里有些疑惑的,我们思晴不是在外上大学吗?怎么突然回来了?但从刚才的声音来判断,的确是思晴的声音。

“我们思晴回来啦!我们思晴回来啦!”外婆往大门飞奔而来。在里屋躺着的外公听到外婆的声音后,想起身从床上挣扎起来,可是他现在是肺癌晚期,吃东西也吃不进,身体越来越瘦,简直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。

外公他太想这个自己从小带到大的外孙女了,他使出浑身力气,用双手支撑着,竟然奇迹般的将身体撑起与床面形成了六十多度的角度。

外婆慌手慌脚地打开了门,然后看见了一个身形修长、满脸憔悴、眼睛红红的大姑娘。李思晴一把抱住外婆便呜呜地哭了起来,“外婆,外婆……”外婆也跟着哭了起来。

过了一会儿,外婆关上门,李思晴离外公躺着的那间屋子只有几米远,可是她的脚步放慢了,走起来异常的沉重。她有些担心了,她害怕外公患肺癌这件事是真的。

外公患肺癌这件事还是二舅告诉他的,二舅是外公的侄子。外公身体出现状况已经有些时日了,但他一直忍着,以为就是小毛病,拖个十天半个月就自己好了。外公其实是害怕花钱的,因为家中条件并不好,这两年小思晴又要上大学,以后小思晴安家买房又得需要钱,所以,他们两位老人恨不得把钱一个掰成两个来用。

直到后面外公晚上睡觉疼得整夜呻吟时,外婆才悄悄把这件事告诉了住在不远处的二侄子。外婆看着外公痛的厉害,心里非常难受,她也劝过外公去县城的大医院去看看。可是外公的脾气太倔强,认定的事,十头牛都拉不回来,其实外公就是舍不得花钱。

后来在二舅以及一些乡邻的生拉硬拽下,强行把他送进县医院,从挂号排队到交费,再到各种检查,以及医生问诊,各种完成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。这时,大家都还空着肚子,大家都没有胃口,脸色凝重;结果出来了,是肺癌晚期。

医生是单独告诉二侄子的,最后只有外公一个人不知道自己的病情。可是外公是个聪明人,善于察言观色,他从大家的脸色和神情已经看出来自己的病情并不太乐观。他故作轻松地说:“都板着一张脸干什么?我的身体我最清楚。不管天大的事,先还是要把饭吃了嘛!走,出医院找个小馆子吃饭去。”

众人跟在他身后,都不发言。大家都是农村人,平时较节俭,一行人只点了几个小菜胡乱凑合一顿,反而是外公,看着大家为自己忙前忙后,辛苦了大半天了,叫嚷着要点几个荤菜,感谢大家……

医生单独对外婆和二舅说的话还在外婆脑海中盘旋,那位戴着黑框眼镜的年轻男医生说:“病人已经肺癌晚期了,现在唯一的治疗方案是化疗,但也只能多活几个月……”医生后面说了很多,用简单的话尽可能地说清楚说明白;后面的话,外婆一句也没有听进去,脑袋嗡嗡作响,外婆的天塌下来了。

从医院出来到回到医院休息室的这两个小时,外婆一直在想:“要不要化疗?化疗的话,家中哪里有那么多钱。虽然小思晴父母出车祸死后得到了二十五万赔偿金,这些年小思晴治哮喘,平时感冒发烧,上学、买衣服等,前前后后已经花了十五万多了,剩下的钱不能动,要留给她结婚用的。自己和她外公辛辛苦苦一辈子,是存了十来万,可是这两年年纪大了,看病吃药已经花了一些。如果不化疗,看着老头子晚上躺在床上痛苦地呻吟,她又于心不忍。要不还是把病情告诉他,让老头子自己拿主意。”

外婆和二舅私下商量后,觉得可行。外公听后,他知道癌症意味着什么,他认识的李大爷就是患肺癌死去的。外公仅仅是短暂地想了想,笑着说:“我看我这个病治也治不好,还是不治了吧!”说着就起身往医院大门口走去。

老年人癫痫有什么症状
武汉癫痫病治疗价格
济南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

友情链接:

三星在天网 | 正山小种图片 | 设计图片 | 设计色彩搭配 | 年属蛇每月运势 | 驾照增驾 | 香港城市大学就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