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代练单子 >> 正文

【客栈小说】长相思(二)

日期:2022-4-26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早上街上的贩子送菜来的时候,流云从虚掩的角门处溜了出去。

此时天还没有大亮,路上的行人也很少。

好冷啊,流云握紧了折扇,又把脖子更往领子里缩了一下。前几天的雪还没化尽,昨天又纷纷扬扬地飘了一整天。原本已经化了的雪水被这么一冻,全部结成了冰,而且是藏在积雪下面的坚冰,让人格外容易滑倒。

她看见这路上的雪,却看不见雪下藏着的冰,就好像她看见若璃的笑,却看不清笑容下面的真心。若璃在想些什么,若璃想要些什么?她比谁都渴望知道这一切,然而她却什么都不知道。她虽然是若璃的贴身侍女,但是跟在若璃身边的时间却并不比旁人多。因为侍候若璃的人很多,沐浴用餐、浆洗缝补,每一样的活都有专人负责,不得肆意逾越。所以她常常觉得自己很没用,枉费若璃待她这样好,在若璃痛苦的时候却什么也帮不上。

有一次,她因为若璃的病而难过得哭了。那时若璃对她说,流云,你不用难过,也不用时时贴身,因为你是贴心的。

她真的贴心吗?流云常常弄不懂若璃的心思,这算是什么贴心?就好像这次,若璃要她去给天机堡的司徒青岚送扇子,她听话地照做了,可她的心里仍然有一千一万个疑问挥之不去。

若璃为什么要送扇子给司徒青岚?

她喜欢司徒青岚吗?

她这样急急遣人送扇子去,甚至顾不得小姐的闺誉,她是不是认为自己的生命已经走到尽头了?

不,绝对不是这样的。

流云心神一乱,终究还是重重地摔了一跤,被她藏在怀里的扇子也不受控制地滑了出去。她顾不得检查自己有没有受伤,连忙捡起扇子好好端详了一番,确定扇子完好无损之后,她才松了一口气。

这扇子是司徒公子送给若璃的,翠玉的扇骨。丝绸的扇面,还有扇面上的傲雪冬梅,扇下坠着杏黄丝绦,每样都是司徒青岚亲手做的,如今若璃让她把这扇子送还司徒公子,想来应该另有含义吧。

她在整理扇子之时无意间却发现,这扇子的背面不知何时被提上了字,她忙将扇子打开,发现那些字都是出自若璃之手,就算看不懂上面所有的字,她也猜得出来,若璃必定是对司徒青岚有情的。

来到天机堡的角门,她按照若璃的交代,放了一个信号,之后不久,角门便被打开了。

“司徒……司徒公子在吗?”流云拽紧扇子,一脸戒慎地瞪着那个前来开门的年轻男子。

“在,”男子莞尔,脸庞上勾起一个笑容,说不尽的潇洒大气,“我就是司徒青岚。”

“进来吧。”司徒青岚侧过身,示意她进门。

一直到走进司徒青岚的书房之后,流云才突然意识到,若璃今天让她办的事情,会让她独自面对一个男人。她的整个身体都因为这个迟到的感知而绷紧,让她害怕得不敢抬头,甚至微微颤抖起来。

司徒青岚却把她的颤抖当成了畏寒,于是他也不急着问她事情,反而先拿来了一盒点心。

“先吃点点心吧,这既能暖手,又能果腹。”

听了这话,流云震惊地抬头看他,随即又惊惶地低下了头。

就是这句话,她含着泪想着,她第一次见到若璃的时候,若璃说的也是这句话。

她默默地接过点心盒子,突然觉得跟司徒青岚近了很多,和若璃一样会体贴别人的他,一定不是坏人。

她掏出扇子送上,声音里仍有些微颤,但已经没有了惧意:“这是我家小姐让我交给你的。”

“若璃,她还好吗?”司徒青岚的口气好像跟若璃很熟一样,他一边说话一边打开扇子。

“她不好,公子若再不去看她,也许以后再也见不到了。”流云梗咽着说出她不愿承认的实情。她几乎已经可以断定,司徒青岚对若璃有情,因为在听了她的话之后,他的脸色突然变了。

司徒青岚随流云来到静竹苑。

她相信司徒青岚不会伤害若璃,她相信他,也许是因为那盒糕点不仅仅暖了她的手,更暖了她的心,也或许,更是因为此刻的若璃笑颜如花。若璃喜欢的人,一定是很好很好的。

她躲在屏风后面看着那执手相看的一对璧人,又是欣慰,又是心酸。老天何其无情,竟然要生生地拆散这两个人。她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,无力逆转天命。

“怎么弄成这样?”青岚探着若璃的脉息,眉间多了几分忧色。

“我以为是我病得太久,出现了幻觉,以为你不会来了,谁曾想你竟出现在我的眼前。看来,我的流云还挺有本事的,能请得动天机堡的少堡主。”经历了那么多事情,若璃虽然不敢抱有太多的希望,但是有时她还是抱有幻想的,幻想有朝一日自己的病会好起来,幻想自己会有一个好的归宿,也许是沾染了流云的傻气,既然是自己傻,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,只是……

她刚要开口,喉间突然涌起一股腥甜的气味,她忙咬紧银牙,硬生生把那感觉逼了回去。

“为什么要忍着,这样会很难受,我不希望看见你难受。”司徒青岚疑惑地抬头,还要继续说什么,却听见若璃已经出声了。

“流云,过来。”她笑着招手,青中泛白的惨淡脸色衬着明艳如春水的笑容,看起来居然也显得十分和谐。

听到若璃的召唤,流云从屏风后面走出来:“小姐,该用午膳了。”

“今天就在花厅吃吧,你把坛子里的醉蟹取出几个来,做一个橙酿蟹,让司徒公子尝尝你的手艺,好不好?”

“是。”

看着流云的身影消失在卧房门口,司徒青岚的眼中多了几分了然。

他抬眼四望,却见这房间已经跟他上次来时不大一样了。精绣撒花的茜红罗帐,金明亮瓦的琉璃宫灯,还有燃着异香的青丝笼翠博山炉,都是就是不曾有的物件。他本来还在奇怪,最爱素净的若璃怎么会突然变了口味,但是现在他有几分明白了。

“流云是个有心人。”若璃轻咳了两下,继续说道,“她说我久病,这屋子太素净犯了忌讳,所以四处拿了这些东西来摆设。那香是她自己配的,她说我把要当饭吃,浑身都是药气,应该用熏香来调一下。只是街上卖的熏香都太浓了,我不喜欢,她便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制熏香的方子,自己配了熏香来给我点。”

若璃的声音柔柔的,里面有关不住的喜悦和满足。司徒青岚听着却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。若璃说这些话的神情莫名地让他感到不悦。而且他的心中还有一些东西,正在不停地拉扯他的思绪,却又包在重重迷雾之中,让他看不清楚,却又牵系不已。

好像有什么事情错过了。

见司徒青岚皱眉,若璃却好像越发高兴起来。她轻轻拍了拍司徒青岚的肩膀,笑问:“你可知道,我为什么不让你来看我吗?”

“原来不明白。”

他当然不明白,他不明白为什么若璃病得那么重,还要死撑下去,他不明白为什么有心里话却不肯跟他说,让他为自己解忧,他不明白为什么看起来如此柔弱,想要让人保护的若璃,却从来没有开口说要让他留在自己身边陪伴自己,难道自己在若璃的心中分量真的那么轻吗?司徒青岚有太多太多的不明白。

“现在你明白了吗?若璃仍是笑着,她知道司徒青岚必然是会有些怨恨,有些责怪她的。可是她没有别的选择,除了流云之外,司徒青岚是她唯一信得过,也可以依赖的人。

司徒青岚却没有答话,他只是深深地看着她,沉默不语。

看来他真的是生气了,若璃叹了口气,低声解释道:“岚,我是个久病之人,对于情爱之事始终不敢抱有太多幻想,扇面上的诗句,你应该明白,现在你我尚未成亲,还有转圜的余地,我不知道我还有多少时日,我只希望你不会后悔。而且,我们两个都太像了,所以我会害怕,你是太阳,会把雪融化的。”

司徒青岚说道:“我不会跟你争什么,而且我向你保证,你我结为夫妻以后,我会比现在更加疼爱你的,你不是说要‘怜取眼前人’吗?现在,我的眼前人是你,你知道吗?所以,我会保护你的。”

“我知道。烟霞山庄对我来说存在与否并不重要,除了哥哥之外,你就是我最信赖也是值得托付终身的人,但是,你我心里都明白,一段建立在江湖恩怨上的婚姻,并不能维系两个人的感情,我清楚,烟霞山庄与天机堡联姻,不过是爹的计划,烟霞山庄在江湖上能有今天,爹确实费尽很多心血,在他心目中,烟霞山庄不能败,他需要借助天机堡的力量重振山庄,或许有一天你会离我而去,这样又何必在一起呢?岚,现在告诉你这些,是希望你日后不要生活在痛苦之中,现在是我求你,帮我了却这个心愿。”

司徒青岚深知这是若璃的心意,但是,对于这样的心意,司徒青岚有充分的理由去拒绝,但是他并没有开口解释什么,若璃只知其一不知其二,其实,在烟霞山庄遇见若璃的那天起,司徒青岚就已经被若璃深深吸引,所以,不管这段感情将如何发展,结局会怎样,至少现在对司徒青岚来说,若璃是他这一生中最重要的人,他会尽自己全部的努力去好好维护她,保护她。

看着若璃急切的目光,听见外面急切的脚步声,司徒青岚低下头说:“我答应你。”

“谢谢你,岚。”

中医治疗癫痫病的效果如何
癫痫病能否一次性治疗
小孩癫痫的早期症状

友情链接:

三星在天网 | 正山小种图片 | 设计图片 | 设计色彩搭配 | 年属蛇每月运势 | 驾照增驾 | 香港城市大学就业